大雁塔喷泉开放时间产婆 婆要保小,满月当天娘家来20辆豪车,婆 婆成全村笑柄 难-尾巴阅读

发布时间:2015-05-16编辑:admin阅读:83

    产婆 婆要保小,满月当天娘家来20辆豪车,婆 婆成全村笑柄 难-尾巴阅读

    下班前半个小时,我收到了老公高明伟发来的短信。
    【亲爱的,晚上九点希尔顿酒店1314号房,不见不散,爱你的老公。】
    已婚夫妻约着去酒店,这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。
    我跟高明伟结婚半年,本来还是蜜里调油的新婚期,但是三个月前婆婆打着“催生”的名义住进了家里,成天管东管西,从衣食住行到我跟高明伟的房 事她都要插上一手。
    如此一来,直接导致了我压力很大,好几次高明伟想跟我做,我都觉得婆婆在后面盯着我,因此没了兴致……
    对于这件事,高明伟虽有不满,但是从来没责怪过我,想来这阵子也真是辛苦他了,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奖励他才行。
    下班后我先去商场挑了一套情 趣内 衣,之后才去了酒店。
    高明伟不在,房间里有打开的红酒和他留下的字条,公司临时有事让他回去一趟,他让我边喝酒边等他。
    毕竟太久没做,怕婆婆带给我的后遗症太强,喝点酒放松一下再合适不过。
    高明伟想的周到,我对他今天的安排格外满意。
    洗了澡换上浴 袍出来,我一边浅酌一边等着高明伟,然而红酒才没喝几口,我的脑袋就沉沉的觉得发晕,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    再后来,我是被热醒的。
    房间里黑暗一片,只觉得一个高大的身影压在身上,正低头解着我浴袍的带子。
    “老公……”
    我浑身发 烫,嘤 咛着,还扭着身体想让他看清我身上的性 感内 衣。
    “还挺花心思的。”
    突然,陌生的声音传入耳中,我浑身一震,瞬间就僵住。
    “你是谁?”这人不是我老公。
    “怎么不继续了?”男人低沉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戏谑,手指还勾着我内 衣的肩带,沿着肩膀往下拉。
    我的身体先是感觉到一阵酥 麻,才蓦然回神,反手抓回肩带,又要拉回被敞开的浴袍,却被他一把扣住了手腕。
    男人的手掌很烫,掌心贴上来的瞬间,我不禁哆嗦了下。
    一抬头,四目相对。
    我这才看清了对方的长相,五官俊朗,轮廓深邃,线条刚硬,恰在眼尾有一丝丝上翘,染着戏谑的嘲讽。
    这是一个过分英俊的男人,英俊的让人过目不忘。
    “陆……陆总?”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    这个人是陆斯年,高明伟的上司,我曾经在他们公司合照里面见过。
    “陆总,我是你下属高明伟的太太,你一定是走错房间了,请你放开我朴彩英。”我试着挣扎了一下,不知道是我身体没了力气,还是陆斯年掐的太紧,我竟然一动也动不了。
    “高明伟的太太。”陆斯年眯了眯眼,声音里多了一丝玩味。
    “是——”
    我话还没说完,陆斯年竟然大手一抓,就把我特意买来“奖励”高明伟的东西撕 成了碎布。
    浑身赤 裸的暴 露在空气中,我猛抽了一口冷气,挣扎的更加用力。
    “明伟……明伟,你在哪里,快来救我……”
    “呵武林三国。”
    陆斯年在我耳边低低的冷笑了一声,“你以为高明伟会来救你吗?他为了我手里的项目,可是用尽了心思,才往我手里送了这张房卡。他送给我的女人,竟然是自己的太太,1314号房间,还真是讽刺。”
    “不可能!明伟不可能这样对我的!”我尖叫了起来,难堪的嘲讽刺的我心口一涩。
    “不可能?”陆斯年厉声反诘,“难道你还没察觉自己被高明伟下了春 药?”
    “春……春 药……”
    我在震惊错愕的同时,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反应。
    绵软无力不说,还在体内燃烧着一股灼 烫,我明明抗拒陆斯年的触碰,却又控制不住的往他身上贴近。
    陆斯年也低眉凝视着,嘴角一挑,在阴暗中笑的越发邪肆,他俯身靠近我耳边,轻声蛊惑着,“你逃不掉了,与其抵抗,不如好好享受……”
    那一晚,我认栽了。
    栽在高明伟的设计之下,栽在我以为的幸福婚姻里,也栽在陆斯年那个混蛋的身下。
    我紧闭着眼睛,任由他肆意驰 骋在我的身 体里,一次次的猛力贯 穿和填 满……
    很疼。
    然而在最疼的那一刻,我也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,这是我仅剩的最后尊严。
    而陆斯年那个禽兽却变着花样折腾我,就是想听到我的一声嘤 咛。
    “叫出来。”他霸道又强势的命令着我,想看到我最丢脸的模样。
    到最后,我一张口紧紧地咬在他的肩膀上,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,“你做梦”,却换来陆斯年冷声一记轻笑。
    这样的疼痛,让陆斯年变得更加的激动,也更加的粗野,横冲直撞个不停,我的身体也颤抖的更加厉害,强烈的快 感迅速将我吞噬,就连脚趾都绷紧着。
    一夜沉浮。
    第二天,我浑身疲累着,被传来的衣物摩挲声吵醒,睁开酸涩的双眼,只见陆斯年站在床边穿衣服。
    初晨的淡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落在他的身上,映出高大峻拔的身姿,俊美却不失硬朗。他正低着头,骨节分明的手指一粒一粒的扣着扣子,动作优雅,散发着强烈的迷人气息。
    平心而论,陆斯年是一个十分出众的男人。
    然而身体上的疼痛,时刻提醒着我,就算他再出众,也不过是一个衣冠禽兽。
    陆斯年察觉到我的注视,斜睨了我一眼,跟昨夜的邪肆戏谑不同,他的这一眼冷戾骇人,带着森森的寒气,跟之前的模样判若两人。
    我一下子被冻住了,紧接着又听到了一阵敲门声,连忙拉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脸。
    “哼。”陆斯年看着我自欺欺人的动作冷笑了声,才过去开门。
    我紧绷着身体抓着被子,手指尖因为用力而泛着白。
    隔着被子,我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    “陆总,这是你吩咐的东西。”
    末了,陆斯年拿着东西走了回来,对着被子底下的我命令道,“出来,把药吃了。”
    我稍稍拉下一些被子,在缝隙之间看到陆斯年手里的东西。
    一瓶矿泉水,还有……
    一盒避 孕药。
    他随手一扔,丢在床头,眼角戏谑的微扬越发明显,对我嘲讽的开口殢无伤,“是你自己吃,还是要我喂你?”
    含着内心深深的屈辱,我愤然起身,双手颤抖着取出三颗避孕药,连看都没看,全部塞在嘴里。
    在我拧开矿泉水吞咽之前,避孕药苦涩的味道已经在口腔里散开。
    我痛苦的吞咽,吃下了药,红着眼睛,对着陆斯年倔强的开口,“满意了吗?陆总。”
    陆斯年的神色纹丝不动,只有凉薄的目光从我锁骨处扫过。
    我一低头,只见自己身上的被子滑了下去,露出一片斑斑点点的雪白肌肤,忙不迭的一怔,连忙拉起被子捂住。
    难堪和屈辱再一次涌上心头,我紧咬着牙齿质问道,“为什么是我?”
    陆斯年不屑于回答我的问题,转身大步离开,只留下最后一句话,“回去告诉高明伟李婉玉,「昌盛」的项目是他的了。”
    随着最后的关门声,我紧抓着手里的矿泉水瓶子,浑身颤抖的呜咽了起来,眼泪不停的流,根本连停都停不住。
    痛苦之后,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那个我跟高明伟的家。
    被丈夫出卖,想着这些年的夫妻情分,原本以为等着我的会是高明伟的苦苦哀求,希望我可以原谅他一时糊涂做的错事。
    我在回去的路上,甚至不停思考着是要原谅他台湾怪谈,还是离婚。
    然而当我转着钥匙打开门,迎面而来的却是响亮的一巴掌!
    啪!
    这一巴掌来的又急又狠,直接就把我打偏了头,半边的耳朵还嗡嗡作响。
    我用力的睁了睁眼,这才看清楚站在我面前的人竟然是我的婆婆王梅。
    她的三角眼高高的扬起着,对着我破口大骂,“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,昨天晚上去哪里鬼 混了,竟然夜不归宿,是不是出去偷 人了。”
    “妈,我很累,我不想跟你吵,明伟呢?”我捂着脸,厌烦的不愿意再面对王梅,越过她往房间走。
    王梅却不愿意放过我,甚至拉着我的手肘不放余晚晚,胡搅蛮缠着,“你躲什么躲,是不是做贼心虚了许氏大酱。从你结婚前,我就告诫明伟你这种狐狸精长相的女人不能娶,可是他就是不听,现在好了,活活往自己的头上带了一顶绿帽子。”
    就算是绿帽子临西天气预报!也是他自己亲手带上去的!
    我恨不得对着王梅如此嘶吼,但是心里却是一阵无力。
    王梅是农村出身,从小就做农活,手劲特别大,连她的指甲都隔着一层布料掐近了我的皮肉里,我痛的拧起眉。
    “妈,我昨天晚上去哪里,做了什么,明伟都知道,你还是等他回来,自己问他吧。”我试着甩了甩手臂,想挣脱王梅。
    原本还对着我嚣张叫嚣的王梅,竟然因为我这样虚软的动作,连连后退了几步,额头敲在了门边的鞋柜上。
    “诶哟……我真是命苦啊,辛辛苦苦把儿子养大月影马戏团,没想到竟然娶了一个母老虎,还动手打人……”
    我疲于应付王梅的又哭又闹,只想会房间静一静,身后却传来一声咆哮。
    “江一月!你对我妈做了什么?”
    这个声音,是我的老公高明伟。
    我去酒店房间的时候他没出现,我被陆斯年压在身下折腾的时候他没出现,我被王梅辱骂责难的时候他没出现……偏偏在这个时候,他出现了。
    高明伟大步走了过来,一把把我推开,径直走到了他妈身边,“妈,你怎么样?”
    王梅捂着头,鞋柜的尖角划破了她的额头,渗出一点点的血迹,她紧紧地抓着周明伟哭诉着,“都是你取的好老婆,她这是打算要了我的老命啊……”
    “江一月,你怎么可以对我妈动手?我真的是瞎了眼了,竟然娶了你这样的女人,我们离婚。”高明伟对着我大声道。
    离婚。
    听到着两个字的当下,我怔了怔,不敢置信的看着高明伟,“你是认真的?高明伟,你真的相信我会对你妈动手?”
    我跟高明伟是经由闺蜜白欢欢介绍认识的,交往了半年才决定结婚,并不是闪婚,也算是了解彼此秉性。
    高明伟今天竟然因为王梅的一面之词要跟我离婚,再加上昨天晚上的事情,我彻底的最这个男人死心了。
    “行异界易筋经,我们离婚。”我深吸了一口气,对着重伤我的这个两人说道,“高明伟,你现在就带着你妈滚出我的房子。”
    “你的房子?”高明伟对着我讥讽的笑着,“你也不看看房产证上写的是谁的名字,江一月,要滚也是你滚!”
    房产证……
    我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高明伟,如坠冰窖,浑身冰冷的动也动不了。
    一年前,我妈为了救路上的一个老太太,遭遇了一场交通事故,双腿残疾不良于行。当时我跟高明伟交往不久,原以为他会觉得我妈是一个拖累而跟我分手,没想到他竟然跟我求婚。
    为此,我才更加坚定了高明伟对我的感情,也开始对他倾情付出。
    婚后,我妈将交通意外赔偿的三百万给了我和高明伟,我们这才有首付款,能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扎根,贷款买了这套三室两厅的婚房。韩世雅
    高明伟哄骗我说,反正是婚后财产,无论是写一个人的名字,还是写两个人的名字,都一样。
    我当时被爱情冲晕了头,一时恍惚,在房产证上只写了他一个人的名字。
    “高明伟,你到底是不是人,这个房子的首付款是怎么来的,你心知肚明,就连六个月的按揭,也都是我付的,你连一毛钱都没出过。凭什么霸占我的房子!”我强忍着心酸,愤怒的对他怒吼着。
    失了婚姻就算了,这房子可是我妈用双腿换来的剑傲苍穹,我绝对不能将它拱手让给高明伟。
    “凭什么老乡鸡菜单?就凭这个!”高明伟说着,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叠照片,往我的脸上甩了过来。
    照片如雪花般落下,一幕一幕的场景在我眼前飘过。
    照片上是一张雪白的大床,在床上躺了一男一女,两人交叠的姿势,虽然盖着被子,可是任谁也看得出他们在做什么事。
    这是我和陆斯年昨天晚上的床 照。
    男人背对着镜头看不出脸,而女人在男人的动作下,或仰头,或拧眉,或喘 息……娇媚的五官清晰的映在照片上。
    “你怎么会有这些?你竟然还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?”我惊恐不已的瞪大了双眼,感觉此刻站在我面前的男人,就是一个魔鬼。
    高明伟嚣张的笑着,“江一月,就算这个房子是婚后财产,现在我手里有了你婚内出轨的证据,哪怕你打官司也是无济于事公主岭一中。”
    而王梅手里抓着我的那些照片,看我的眼神越发轻蔑,“就说你是狐狸精,现在终于抓住证据了,你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拉出去浸猪笼!”
    “高明伟!昨天晚上是你给我发了短信,让我去那个房间,也是在红酒里下了药。你现在竟然反过头来污蔑我,你好狠的心!”我像是疯了一样,失声尖叫着。
    “那又怎么样?证据呢?我手里可是有你淫 乱不堪的铁证,如果你妈看到了……”
    啪死丘事件!
    我本就濒临崩溃的情绪,因为高明伟突然提到我妈,更是压垮了最后的理智,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高明伟打了一巴掌!
    高明伟被我打偏了头,也打损了他男人的自尊。
    他出身不好,却自视甚高,一直要强,平常连他-妈王梅都不敢碰他一根寒毛,如今却被我狠狠地抽了一耳光子。
    那张熟悉的脸上,道貌岸然的伪装尽褪,只剩下怒不可遏的粗暴。
    “江一月,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让你妈好好看看你在床上浪 荡的样子,二是下周一早上都市邪主,民政局办离婚,你自愿净身出户。自己选吧!”
    高明伟话音一落,就用蛮力把我推了出去,砰地一声关上门,像是彻底扯断了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    留给我的只是身下冰凉的瓷砖,还有……一地污-秽的照片。
    我捡起一张张的照片,失魂落魄的离开我原本以为的“家”。
    为了找个落脚的地方,只能给闺蜜白欢欢打电话,希望她可以收留我一阵子。但是电话一直无法接通,我才想起来白欢欢三个月前说她要出差,之后我又忙着应付王梅,已经很久没联系了。
    没办法之下,我找了个便宜的旅馆先住下,仔仔细细的想着发生的事情。
    高明伟说让我自己选,可是我根本没得选。
    自从那次车祸后,我妈不仅只能坐在轮椅上,而且身体也变得非常糟糕,如果真的让她看到了这些照片,就算愿意相信我,要是再知道我被高明伟如此对待神医修龙,她也会撑不住的。
    这件事情,我只能瞒着,可是要瞒着,就必须满足高明伟的条件——离婚,而且要净身出户。
    过了周末,我在公司请了假,按照高明伟的要求准时出现在民政局前。
    他开着一辆黑色奥迪停在我面前,西装笔挺的从车上下来,像是事业有成的精英人士。恐怕也只有我知道,他为了买这辆车,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每个月的工资还要还车贷,所以房贷就压在了我身上。
    一想到这个,我抓着手提包的手指不断捏紧着。
    “算你识相。”高明伟斜睨了我一眼,大步往民政局的窗口走。
    离婚手续非常简单,前后不过十分钟帝国进化,期间高明伟没跟我说一句话,拿到离婚证后更是快我一步先离开,好像我是瘟疫一样。
    我坐了一会,大雁塔喷泉开放时间才有力气起身离开,真恨自己瞎了眼,怎么嫁了这样一个人面兽心。
    “欢欢,你怎么下车来了。外面冷中国炉具网,快到车上坐着。”
    刚一出门,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宠溺又温柔,就跟高明伟以前跟我说情话的时候一模一样。
    可是……欢欢!
    这个周末我没休息好,一双眼睛里全是血丝,猩红的眼睛直愣愣的往路边看去情义之战,只见刚才还一脸鄙夷的高明伟此刻正温柔的扶着一个女人,而那个女人,正是我怎么也联系不上的白欢欢!
    白欢欢小鸟依人的靠在高明伟的胸前,娇嗔道,“我没事,都过了三个月的危险期,医生也说了应该要多活动女人经痛时,而且你进去那么久,我担心你,万一她缠着你不肯离婚怎么办?。”
    “谅她也没这个胆子不离婚!”高明伟一副小人得志的语气,“欢欢,还是你的计划最好。我不仅顺利得到了「昌盛」的项目,而且还拍到了她的床照。如今那个房子已经是我一个人的,终于可以给你一个家了。”
    “要不是为了房子,我才不会让你跟她结婚。”白欢欢轻笑着。
    听着这两人的对话,我这是才完全明白过来,所有的一切……从高明伟跟我求婚开始,就是他们两人一起设下的一个圈套,目的就是为了骗走我妈交通意外得来的赔偿金。
    什么婚姻……都是他们的手段而已。
    我眼前的画面像是抽象画一样不断的扭曲着,理智被蜂拥而来的愤怒占据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反应,不顾一切的朝着那一对奸 夫淫 妇冲了过去......

关键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