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亚凤,一个伶俐的女子-掠过原野的风

发布时间:2018-07-21编辑:admin阅读:80

    亚凤,一个伶俐的女子-掠过原野的风
    啧啧,这女子!
    陕西关中上了年纪的男子把比小很多的异性温岭二中,一般都不叫名子,她们有一个亲昵而特殊的称呼,就叫女子。

    王亚凤在我的眼中,就是这样一个角色豆豆博士,就好象她是自己家里人一样。
    尤其在读了她的散文集《原野的风》之后,我拍案而起,大吼一声:“嗨,这女子!……”她令我想起了长安那美丽而神奇的樊川和宽宽长长的潏河。
    我之所以有这么一个拍案,是我想起了我的小时候……
    记得那年,我才刚刚十岁,第一次去长安县的干爸家。干爸是长安县的一个乡村医生,在长安杜曲一代很有些名气康林跑步机。他的家住在潏河西岸神禾原边的新街村,和王亚凤家的村子兴教寺村隔着条潏河遥遥相对天上掉下个林妹妹。一个在东林弥一郎,一个在西。

    记得那年,我去干爸家,那是我头一回坐长途车。那是一辆老旧的嘠斯卡车,那时我个头小我叫纠结伦,站在人堆里摇了40分钟,终于摇到了杜曲。我只说到家了好好歇歇,谁知还有十里路要走呢!我才刚十岁,走得动吗?幸亏三哥宏谋哥早有准备,他叫五哥宏训(小名也叫保)拉了一头高脚叫驴让我骑,还给我了一个大大的包子,怕我饿着,说是路上吃。
    就在沿公路走去三四里路的当儿,也就是走到太乙宫和引镇的分叉路口时,天上突然有一只饿老子(老鹰),俯冲下来,叼走了我的包子不说,还一把把我从驴身上搧落在地。
    这是我在长安樊川上的第一课。
    我受到惊吓,一下子哭了起来。保哥安慰我道:“别哭,看哪里!”我说:“哪?”保哥道:“引镇的那条路上,塬边。知道唐僧吗?他就埋在那里。那里叫作兴教寺黄郁婷。”我听了,一下子来了兴趣:“有孙悟空吗?”保哥:“听说他是和大徒弟和二徒弟埋在一起的妙网卡盟。”
    我兴奋起来了,想不到在樊川我能和唐僧、孙悟空如此近身,回到学校可有的谈资可吹了!
    我粘着保哥去兴教寺,保哥却道:“那里有咱家的亲戚,过年我领你和养霞一块去福鼎一中。”养霞是一个比我大两岁的侄女,住在我家上学周宜霈。
    我又要闹,养霞却嘁道:“快看,大河里有人在扎鳖。

    我在着潏河(当地人叫觉河)看去,只见一个人站在水中,手里执着一支长长的竿子,正朝水中一下一下地扎去……一会儿,他扎中一只鳖,那只鳖在那长竿头上四爪朝天挣扎着,看起来怪可怜的。我要到近处去看,养霞却道:“人家已经走了。我一会领你到小河里抓鱼去。”
    我直勾勾看那那扎鳖人消失在一片芒芒的岚雾之中……

    一道溪水从塬脚下潺潺流过,它包在新街村的东边,小桥流水,给村子添了一景。溪流中小鱼极多,我们让保哥先回家,捉得十分高兴。捉得正高兴,突然养霞十分紧张地道:“快回!郑福田他娘来了!”
    我举首望去,有一个满头银丝满脸戚容的老太太沿着小溪踽踽独行。“他儿子是恶霸地主,被政府枪毙了龙樱吧。”“噢!他都有哪些恶霸罪行?”我问道。养霞说:“也没啥,反正是二十来岁就毙了,做了个无头的鬼!坟就在那边宝应人才网,快走!明我领你去大殿上寻崖娃娃。”
    我们加紧了脚步,但身后却传来一阵悲苦的哭声……
    年下,保哥没有食言,领我去了兴教寺。然而,那里并没有孙悟空和猪八戒,却只是两个僧人窥基和圆测。我对此不感兴趣,却对长安的农家稍子面,尤其是那农家豆腐喜爱的一发不可收拾。现在想起来,我有理由怀疑这是不是王亚凤家绝代歌姬,因为我去的那家也姓王。是不是也未可知,因为即使是,制造王亚凤的第一颗原子还不知在哪里飘着呢!但我却因崖娃娃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。


    樊川,美丽的樊川,崔心心它有那么多的美好,那么多的未知,也有那么多的神秘。这一切都源于亚风的原野的风,让我在髦耋之年神游了一回樊川。
    关于她的风格,文学大家已经给了很高的评价,我一个小人物不便再说什么,但那一份伶俐、那文风中蕴含着的那洋味十足的乡土气,却令我难以放下,我喜欢她的文字、喜欢樊川的风……
    我只有说,王亚凤卢台长博客,这女子!啧啧……


    ▼往期精彩回顾▼
    小诗人 大诗人
    “终南性灵”启帷暨首届学术研讨会成功举办
    西藏行记之二:尼玛
    布宫广场的老人
    花比纸薄

关键字